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骚骚老师好放纵
骚骚老师好放纵
又是一个无聊的中午,我照例打开QQ,有几个在线的,我挨个调戏了下,“想老公了没有?”“想老公哪儿啦?”“要老公钻你不?”“渴了,痒了,找老公哦!”这些女人也都是久经沙场的,加上平时也比较熟了,答的更是让人心痒痒,“当然想啦!老公,你才来!”“想老公的下面了。。”“老公你来嘛!人家想你了!”“你个死鬼,又想占我便宜,今天让你射在裤子里,叫你出不了门!”“人家已经准备好啦,你帮人家舔一舔嘛!”这些娘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心里默念一句:“干死你们,一群小浪B!”便隐身看起的帖子来,发现我写的几篇文章看的人很多,顶的人很少,心里难免一阵凄凉,看来要多找女人实战,积累经验才行啊!好的作品都是经过无数次实践堆积起来的。


话说隐身之后,QQ才算消停,几个小浪蹄子都停止了叫唤。我就安心的查阅起的原创小说区的帖子来,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以女性口吻写的小说,我心想,应该是为了赚回帖故意伪装的吧。可整篇文章看下来,发现虽然文章篇幅较小,难引起狼友的注意,但文字非常细腻,对女人心理描写也极其贴切,以我多年的觅食经验,这的确是个女性作者。我立即打开她的个人资料,开始查阅起来,她没有留QQ,但留了一个邮箱,我如获至宝,立即给她发了一篇文章,其中饱含了我对她的崇拜,并附上了自己的几篇劣作,以供“切磋”。


过了两天,她竟然回信了,并且附上了自己的QQ号码。我怀着激动地心,用颤抖的手,将她加为好友。她的网名叫做妩媚唇香,绝对够骚,够挑逗的名字。于是我们便开始交谈起来。没想到一切都来的那幺顺利,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节奏。结果就是,我们几乎是第一次聊天,就开始了网做。她语言攻击性极强,且欲望强烈,丝毫不与她的年龄相匹配(她才20)。聊的我的JJ硬了好几个小时,这之后,我们时常聊性,并美其名曰“切磋文学创作”。


我管她叫骚骚,她直接叫我老公。她是一所民办高中的语文老师,大学时读的中文系,平时爱好写作,因为私立中学对成绩要求不高,所以平时上课轻松而且压力不大。工作以后交过几个男朋友,但都吃不消她,据她自己说,她希望每天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可以做爱,不然下面就痒,即使是睡觉,她也希望有个JJ硬在身体里面才睡得踏实。于是她就成天看成人网,看色情图片,看无码片,然后自己解决,最夸张的就是,她自己买了几个成人用品,有时睡觉,下面两个洞,都插一个假阳具在里面。我心想,这丫头果然是年轻,精力旺盛,如果是一般成年人,这幺折腾,不得早早的肾衰吗?


小老师隔三差五的就找我网做,我的文字功底还算差强人意,也能让她解解燃眉之急。但常此以往,她就不干了,因为我们离的比较近,大约300公里的路程。所以她强烈要求找我真枪实弹的来一回!我虽然也是阅女无数,但这个小老师实在是很另类,所以我迟迟不敢赴约。就算下面起火了,也是约其他良家妇女型的网友大战三百回合了事。直到有一天,我和朋友在喝酒,正在兴头上,她来了个短消息:“老公,我在你的城市,你来见我吗?”人家说酒后乱性,我看这话一点不假,我一听这话马上来了兴致,酒能壮胆,我立马回了个消息:“骚骚,找好房间告诉老公,一会好好抽你!”很快她就来了消息:“我在**宾馆1205房间,你快来吧,不见不散哦!”这个宾馆是个四星级的,有点靠路边,但里面的设施还是很好的,是我常年与各类网友私会的定点宾馆之一。我猛的喝了一大杯白酒,对我的几个朋友说:“哥们先喝着,我去找个野鸡放一炮再来陪你们!”他们估计也没当真。反正我是浑身骚动着酒精,直接打的奔向目的地。


按了门铃,里面一声清脆的响声:“来啦来啦!”门开了,我们都大吃一惊,她没想到我竟然看上去还文质彬彬的,长的也人高马大的(她事后告诉我的),而我吃惊的事,在网络上聊天那幺风骚的小姑娘,原来竟然是个看上去很害羞的苗条美女,这种情况太少见了,因为根据我的经验,通常条件越差的,才会在网络上越放纵自己,从中找快乐。而眼前的骚骚分明是个皮肤白皙,身材修长,长发飘肩的大美女!唯一的不足就是黑眼圈,一定是通宵上网留下的。网络上我们风风火火,每次都巫山云雨的,这真见了面,我们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两个人坐在屋子里面,话少的可怜。倒是我时常闻到她的秀发飘来的香味,可见她来之前是精心准备了的。我是男人,我也理当主动点。于是我便坐过去,很自然的搂住了她的小蛮腰。而她竟然是憋得满脸通红,一下子便倒在了我的怀里,“老公,我想你。”这一声真的很温柔,也唤起了我身体内的酒精,我老练的说道:“宝贝,你准备一下,我去冲洗下。”我迅速的钻到洗手间,清洗了下JJ,再胡乱的洗了下脸便跑了出来。此时,我看到床边都是骚骚脱下的衣服,最上面一件是她的紫色小丁字裤。而骚骚则是缩在被窝里,酥肩半露,一头长发像瀑布一样洒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看到我一丝不挂的跑过来,身上的阳具早已雄起,并有节奏的抖动着,她害羞的把头埋进被窝。我都怀疑,这个是不是替身来着,网络上那幺忘我的放纵,现实中竟然这幺害羞。我先前的那份恐惧感早已荡然无存,反而在责备自己,怎幺不早点赴约,怎幺可以让这块香肉空等这幺长时间!


  没有过多的过门,我直接上去脱光了她的衣服,未能得到满足的小骚骚老师热情的回应、配合着,可惜因爲太激动,还没开始第二轮,竟然就射在了她的门口。我知道,我的脸肯定丢了,与网上语言的勇猛相比简直太差劲。我躺在床上呼呼的生自己闷气,骚骚在旁边笑,她没有穿衣,而是半趴在我的身上,吻着我的身体,我知道她没有满足,有些歉意的爱抚着她。吻着吻着,她忽然轻舔起我的小乳头,从未有过的刺激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那地方也是会敏感的。 “好坏的女人!”我喘着笑駡。 “那你想不想我更坏?”说这话时,骚骚的脸上有一种妖艶的美。 “好啊。”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幺是“更坏”。直到她的吻一路向下,直到我刚射完仍有粘液裹在其上的巨头未经任何擦拭的进入一片湿润的温暖时,我才知道原来做男人可以这样幸福,原来口交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看着这个别人眼中是女神的女人将我的巨大包入口中抽动、舔吸,甚至将我已因激动收裹的阴囊也含在口中,用她的柔舌舔动时,我的浑身骨头里就如千万只蚂蚁在爬动,我怒吼一声将她按倒在床上,将已肿大到及至的巨蛇用尽全力的捅入她的体内。骚骚在扭动,开始呻吟,在我近呼疯狂的不知疲倦的抽动中,我能看见两人紧紧结合的地方,飞溅的淫液已由晶莹透明变得白浊、稠粘,淹没了一凸一凹,幷不堪挤压的顺着结合部的空隙向身下洁白的床单淌去。我的巨蛇像是裹上了机油的永动机,快、准、狠的飞速挤冲着女人的柔软,粘稠的淫液扯出的粘丝几乎将两人的臀部粘连在一起。后来骚骚说那时的她感觉自己就象在云端,想飞、欲飞、在飞,直到她已一种哭腔呻吟着:“怎幺办,怎幺办,以后我会天天这样想你怎幺办呀。”一瞬间,高潮骤然而至,两人感觉这个世界在飞旋、在战栗,直至最后爆炸,所有的瞬间冲击都向一处痛快淋漓的剧烈迸发……。


【完】